Tuesday, 2 August 2011

无题

昨天半夜两、三点躺着睡不着,发了封简讯给友人,回答他之前对于工作的一些抱怨。我说,有时候工作也可以是一种心理寄托,而现在的我什么也没有,不免觉得有点空虚,尤其是老公很少在家。

今早看到了他的回话:(工作)终究也只是一个寄托,不是一个选择。中学或高中一篇课文说到人因为考试而学习,剥夺了学习的乐趣,因为糊口而工作。这是人的悲哀。

我们都(曾)因为工作而牺牲了某些东西。我只所以视工作为寄托,是因为我的人生选择还没有落实。我老公不是为了糊口而工作;工作是他得到一种自我满足的途径。可能我们对那些所谓牺牲的评价不一样。悲哀的,恐怕是象我这样的人吧⋯⋯

赫然发现我从小一直最想得到的东西原来还是那么最远不可及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