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3 December 2012

凉风的回忆

昨天早上给震铠换尿片的时候,背后吹来一阵凉风。这样的凉风每每来袭,让我仿佛回到了多年前在外婆家过夜,早上醒来的时候。不知道为什么,外婆家早上就是这么凉快。餐桌上的早餐却依然热乎乎的,是外婆或阿姨一早就出去买的菜头粿,黑的,带点儿辣。

从小一直到外婆去世前,我们隔个周日都会到外婆家相聚,大人们谈天,而我们一群堂表兄弟姐妹则闹得不亦乐乎。爱到外婆家,就是因为可以和大家玩在一块儿。在外婆家过夜却不是常有的事,所以我都很珍惜。每次过夜都是在周六,第二天等着其他人的到来。

这样的过夜,我最初的记忆应该是小学的时候,就和自家人一起。而最后那次,我清楚的记得是2003年我毕了业但还没开工的时候,和燕一起霸占了阿姨的床。

燕和我都分别在外婆家长住过一段日子。燕好象是因为考试。我是因为可怜的鼻子无法忍受组屋翻新时的灰尘。重温一下我们和外婆的一段话,很可爱的 :)

现在外婆不在了,比较少很大家相聚,燕也嫁到英国去了。但有时我还会想起她慈祥的脸,想起她松弛又可爱的脸颊。从前听过阿姨说他们小时候的事,知道外婆是个好妈妈。我从小就看到奶奶如何对待我妈,但外婆就不是恶婆婆,单看她的四个媳妇如何待她就知道了。

她对十几个孙子女们的关心是含蓄的,虽然不明显、看不到,但在日常生活里都可以感受得到,例如她常叫我们多吃或问我们要“bee lok”吗 - 是美禄啦 :) 还记得“A”水准会考时,我风雨不改地去外婆家,带着课本去温书,她就静静地坐在我旁边看我读书。她甚至记得我的奖学金服务还有多久才结束。当年在社青体部工作时,我有时会在午餐时间过去找她,之间虽然话不多,但感觉很舒服。

今天下午下了场大雨,现在也吹着凉风。虽是不一样的凉风,但我也很感谢它吹来了这尘封已久的回忆⋯⋯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